国内互金逃生东南亚 上演最新版“下南洋”  

P2P分析 suk 浏览

小编:眼下,中国互金圈子里最活跃的创业者,不是在东南亚忙得不得了,就是在忙着奔往东南亚的路上。在一次圈内人聚会上,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这样笑谈。 曾经,中国巨大的流量规模和市

  “眼下,中国互金圈子里最活跃的创业者,不是在东南亚忙得不得了,就是在忙着奔往东南亚的路上。”在一次圈内人聚会上,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这样笑谈。

  曾经,中国巨大的流量规模和市场红利让互金平台躺着挣钱,出现近10年的野蛮生长。同样,三年来的严监管也让互金业遭遇巨大压力,有时一个政策就能让行业如陷冰窖。于是,一些创业者默默关闭了平台,退出这个圈子;更多的人则选择将业务拓展至海外,开始在东南亚跑马圈地,上演最新版“下南洋”的故事。

  东南亚,网贷“时光机”效应再现?

  在互联网界,软银董事长孙正义绝对是大鳄级人物。他曾经提出过一个互联网行业“发展时差”的理论,大致意思就是:由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阶段不同,在后者产业还不成熟时,先在前者市场上开展业务。等时机恰当时杀回后者,就仿佛坐上了“时光机”,回到几年前的前者。

  事实上,“发展时差”带来的“时光机”效应,正是软银这些年来在风投界大获成功的秘诀。如今,中国互金圈里不少人,开始在东南亚寻找这一效应,希望能拷贝他们在中国内地快速发展的好时光。

  “目前,中国移动互联网已经过了爆发式增长期,流量红利正在消失,所有的公司都要转入精细化竞争和拉锯战中。跟国内手机网民的渗透率比起来,国外目前的渗透率不到80%,所以我们认为海外很多区域还没有完成互联网从PC端向移动互联网的转化过程。”

  在一位互联网资深投资人看来,目前东南亚正处于智能机普及快速增长阶段,这为互联网金融业务快速增长奠定了基础,尤其是印尼这个国家。

  “印尼之前不存在互联网借贷这个行业,在2016年的时候,有几家创业公司自己做了APP,让客户可以在APP上进行借款,大大加快了客户获得资金的速度,所以16年末,17年初,很多人都确认去印尼做互联网借贷是个正确的决定。”创业者小范如此说道。据小范介绍,印尼的互联网借贷现状,非常像中国2013年到2014年的时候。由于传统金融服务渗透率不足,广大客户无法获得银行贷款,客户即使有银行贷款资格,也要花1-2周才能获得银行的审核同意。互联网金融平台只要率先开展业务,能迅速聚拢大批优质借款人,要实现业务盈利并非难事。

  知名平台率先抢滩

  不管未来如何,眼下,东南亚确实成为中国互金创业者的淘金热土。

  据不完全统计,东南亚目前已有十几家互联网金融平台,这些平台的创业者基本上都来自中国。这些平台中,不乏宜人贷、蚂蚁金服 、陆金所这样的知名企业。

  就目前情况看,这些平台登陆东南亚,主要有以下三种模式:

  一是直接开展业务,例如,宜信财富在新加坡设立分公司,还获得了当地资产管理全牌照;

  二是入股当地机构,例如,蚂蚁金服战略投资泰国的金融服务平台Ascend Money;

  三是成立合资公司,例如,京东就与东南亚大型零售商尚泰集团共同成立金融科技合资公司。

  在一位行业专家看来,虽然中国出海创业者面临国际竞争,但是目前来看,存在一个比较好的时间窗口和发展空间。因为美国的创业者,除了几个大公司之外,定位的还是全球市场;而新兴国家的本土创业者,不管是在技术、资源还是服务意识上,还不足以和中国创业者PK。

  “出海创业,虽然不同国家有不同的风俗、习惯,但是共性大于差异性,同样巨大的人口红利,相似的消费习惯与市场特色,使得中国模式在东南亚更容易找到适合生根发芽的土壤。”

  早在去年10月,印尼首家上线的国内现金贷平台RupiahPlus创始人曾在朋友圈披露了上线4个月后的运营情况,该平台当时下载量已达10万,比去年7月底翻了一番。当时就有知情人士分析,RupiahPlus这是开始“放量了”,“说明运营情况蛮不错”。

  不是先驱,就成先烈!

  随着前往淘金的中国金融科技平台越来越多,东南亚P2P金融市场可能很快会从蓝海市场变成红海市场。也有投资人担心:国内不少团队对海外市场的了解十分有限,只是为了躲避竞争,或根据“发展时差”来强调自身的优势,很有可能成为先烈。

  数据显示,印度尼西亚2.6亿人口里,仅有6%人口拥有信用卡,且当地居民消费多于储蓄,借贷需求较高;柬埔寨1500多万人口里,拥有银行账户的占比仅有17%,信用卡普及率不到0.3%;越南信用卡普及率仅仅在2%-5%之间。

  以印尼为例,印尼有近2万个岛屿,民族众多,如何做好地本土化风控,是互金公司首先要考虑的问题。由于东南亚的电商业务渗透率低,大部分居民购物仍然是通过线下的方式进行,因此不少在中国行之有效的大数据技术模型在当地未必能发挥理想效果。

  此外,印尼客户借钱还钱的意识和中国不一样,印尼人不爱存钱,P2P平台很难募到足够资金。从基础设施看,印尼的互联网支付普及度很低,不到一半的人有银行账户。曾经有几个中国团队想在当地复制“一元夺宝”模式,需要通过当地电信运营商渠道付款,但其抽成比例高达30%,这让很多团队困难重重。

  众所周知,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还与当地监管制度息息相关。比如,印尼金融监管部门更倾向给予当地电信服务商发放第三方支付或P2P金融牌照,在印尼申请现金贷牌照大概需要1年。再比如,很多东南亚国家对P2P业务利率上限有着严格规定,国内平台在这些地区难以采取高利率覆盖高坏账获取高利润的经营模式。

  在互金法律专家肖飒看来,互联网金融是互联网与金融深度结合的“新物种”,充满棱角,其中不乏与现有法律法规相冲突的灰色地带,判断这些灰色地带的法律性质和未来走向是一件有风险的事。

  “问题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在项目或公司所在地国,商业模式是否合法合规;二是在融资地国、分支机构所在地国是否以前者为标准判断项目或公司违法。”

  有句话说得好:金融行业,不在乎跑得有多快,而在于跑得有多久。寻求资金、品牌塑造、信任背书、吸引人才、团队搭建、资产配置、规范经营等等,都是互金公司开拓开外市场必须面临的挑战,谁的风控做得更好收得更紧,谁就有机会笑到最后。

  看上去充满机会,但一着不慎,东南亚,可能不仅不会成为国内互金公司的下一个逃生出口,反而会沦为下一个葬身之地。

当前网址:http://www.suzhoumusic.comhttp://www.suzhoumusic.com/p2pfx/314.html

 
你可能喜欢的: